东航事件启示:要建立解决劳资纠纷畅通的解决

2019-10-09

  今天的中国,劳资纠纷日益增多,是一个不应回避的事实。从农民工讨薪,到飞行员罢飞,都是劳资纠纷的表现。面对这样的现实,我们的社会尚未建立起劳资纠纷畅通的解决之道。在一个自由竞争的劳动力市场中,雇方占有天然的优势地位,他掌握着劳方工资,升迁,甚至是否能够继续雇用的绝对权利,而劳方拥有的,只有“双手和人身自由”(马克思语)。

  东航飞行员罢飞事件为例,其实可怕的不是“罢飞”,而是飞行员在未提前告知而乘客也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这种失序行为一旦蔓延,其结果一定是飞行员、航空公司和乘客三方面的公输。要避免这样局面,不能指望通过严格的制裁,而要寄望于沟通渠道的制度建设。[进入专题]

  东航3月31日和4月1日发生的总共21个返航航班 。中国民航局也派出工作组,对东航航班不正常原因进行调查。7日,东航对其云南分公司部分航班“不正常”事件,首次公开承认存在人为因素,称已对涉嫌当事人实施停飞和调查处理,并对社会和旅客造成的不良影响表示诚挚歉意。

  ·31日,东航云南分公司14个航班因飞行员“闹情绪”,在飞到目的地上空后又全部返航。

  ·随后,东航云南分公司做出了“天气原因”的解释。而有飞行员私下透露,返航是为了向公司争取待遇。

  ·1日,民航总局召开紧急会议,要求各航空公司派出专人做好飞行员的思想工作,而对此次东航事件的带头人,总局将给予严厉处罚,最高可至终身停飞。

  ·5日,东航就给旅客带来的诸多不便表示歉意,同时仍称返航缘于“天气原因”。

  ·7日,东航对其云南分公司部分航班“不正常”事件,首次公开承认存在人为因素,称已对涉嫌当事人实施停飞和调查处理,并对社会和旅客造成的不良影响表示诚挚歉意。

  ·8日,中国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曹建雄今天在沪发表的一份《告全体员工书》中明确表示:“决不允许东航员工拿着旅客的利益作为筹码”。

  ·9日,东航就返航事件澄清:决不存在毁灭飞行数据之事。东航3月31日和4月1日发生的总共21个返航航班中,有15架飞机的飞行记录数据不全,据此怀疑是飞行员“集体毁灭证据”。对此说法,昨日,东航“3·31”返航事件调查组公开予以澄清:确有6架飞机未能获得飞行译码数据,其原因是由于设备工作不稳定造成的,决不存在毁灭飞机数据之事。[详细]

  在一个信息化的时代,任何涉及公众利益的信息,都不会以当事者的主观意志为转移。香港开奖结果。东方航空公司对于返航事件的含糊其辞,就遭到了公众的普遍质疑,最终把自己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试想,如果航空公司在事件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就诚恳、及时地向乘客和公众致歉,至少,社会的反响会平和一些。

  此次东航事件,将本属于企业内部的劳资冲突,酿成了一场公共事件。这也提醒我们,在《劳动合同法》日益深入人心的今天,在员工权利意识逐渐增强的背景下,企业要高度重视职工的利益诉求,合理的,就应该及时解决;不合理的,也应该讲清道理,做好思想工作。只有这样才能形成和谐共赢的局面,才能更好地保证公共利益不受侵犯。[详细]

  一名该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称,几天前,飞行员的宿舍、飞行楼里,贴出了很多封“致东航云南公司全体飞行员的一封信”,这信还塞进了一些飞行员的房间里。

  信中,历数了4条“应该警醒”的理由:一是相对同行而言,待遇太低;二是一些针对飞行员的检查使“飞行员的自尊心受到了巨大的伤害”;三是工资和补贴标准没有与税收标准接轨;第四条中,提到了“郑志宏”事件,质疑他曾遭到的天价索赔“这难道是公平之举吗”?

  2003年以来,民航局批准设立鹰联、春秋和奥凯等五家民营航空公司。因为没有飞行员储备,只得以高薪从国有航空公司吸引飞行员。飞行员辞职事件因此凸显。

  2007年5月,东航云南分公司飞行员郑志宏因辞职遭单位索赔1275万元;2007年7月,东航武汉公司13名飞行员跳槽,遭到公司索赔1.05亿元。

  - 2008年4月6日: 东航副总经理赴云南调查18航班“集体返航事件”

  东航宣传部副部长张菁断然否认出现了飞行员“罢飞”,强调这是“因为天气原因才使飞机返航”。

  3月31日,东航云南分公司从昆明飞往大理、丽江、版纳、芒市、思茅和临沧六地的14个航班在飞到目的地上空后,乘客被告知无法降落,航班又全部飞回昆明,这导致昆明机场更多航班延误。

  7日,东航发表声明称,3月31日至4月1日共计21个返航航班中,有部分航班并非当时机组所反映的“天气原因”返航,存在明显的人为因素。东航方面表示将依法依纪严肃处理责任人,并对旅客进行补偿。

  东航云南分公司已对涉嫌人为原因返航的当事人实施“暂时停飞、接受调查”的处理。待调查结束后,东航将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依法依纪进一步做出严肃处理。目前,东航股份公司已责成东航云南分公司两名主要负责人停止履行职务,同时派出股份公司副总经理李养民代理云南分公司总经理。

  8日上午,东航飞行员、乘务员、机务人员等8个部门的员工代表共150多人,冒着风雨参加东航员工职业操守誓师大会。全体东航员工代表郑重向全社会做出承诺:“坚持安全第一,坚决维护国家利益,坚决维护旅客利益,全面履行社会责任,诚实守信,忠于职守,竭诚为旅客提供优质服务。”

  《告全体员工书》称,旅客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无论在什么情况下,我们任何人都没有理由损害他们的利益。“让旅客安全舒适地抵达”,这是东航的使命,是所有东航人追求的目标,也是每一个东航员工最起码的职业道德。” [详细]

  3月31日,东方航空公司云南分公司执飞云南省内的18个航班全部集体返航;4月1日,东航云南分公司又有多个航班返航。航班集体返航事件,给广大旅客带来诸多不便,造成极为不良的社会影响。可是,对于这一事件,东航公司最初的态度却颇为暧昧,仅以“天气原因”告示公众,在媒体和公众的一再质问下,终于有了4月7日的最新表态。

  其实,对东航公司而言,航班集体返航事件已经演变成为一场公共信任的危机。应该说,任何一个地区或单位,都不愿意发生这样影响恶劣的事件,更不愿意让人去传播这类信息。面对这种事件,不少地方和单位的第一反应是,能捂就捂、避重就轻,这种心态比较普遍。然而,对负面事件“捂”的结果,常常是造成更大的被动,带来了更大的“负面影响”。

  在一个信息化的时代,任何涉及公众利益的信息,都不会以当事者的主观意志为转移。东方航空公司对于返航事件的含糊其辞,就遭到了公众的普遍质疑,最终把自己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试想,如果航空公司在事件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就诚恳、及时地向乘客和公众致歉,至少,社会的反响会平和一些。

  目前,东航云南分公司的两位负责人已被停职,东航公司表示,受影响的旅客可以获得补偿。东航为自己的失误承担责任的做法值得肯定,但东航事件还带给我们更多的思考。比如,作为一个直接涉及公共利益的企业,如何更妥善地处理“危机事件”,如何建立完善的管理模式和规章制度,特别是如何在公司利益与员工利益之间寻求一种平衡,这恐怕都是需要认真面对的。kj118现场开奖“9

  此次东航事件,将本属于企业内部的劳资冲突,酿成了一场公共事件。这也提醒我们,在《劳动合同法》日益深入人心的今天,在员工权利意识逐渐增强的背景下,企业要高度重视职工的利益诉求,合理的,就应该及时解决;不合理的,也应该讲清道理,做好思想工作。只有这样才能形成和谐共赢的局面,才能更好地保证公共利益不受侵犯。[详细]

  集体返航的目的是为了争取飞行员的利益,但是这种极端的方式,他们并不认同,只能对涉及该事的飞行员表示理解。在通过合法的途径得不到自己利益时,他们唯一选择的就是极端方式。中国每培养一名飞行员都将投入大量资金和人力,国外和国内对于飞行员的培养模式是不同。但无论如何,飞行员们应该通过合法的渠道来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

  据了解,此次东航集体返航涉及的机组人员,全是公司的中坚力量,大部分的年龄在30岁到40岁之间,这也与国内数次“天价索赔”的年龄相呼应。

  他们相信,集体返航的目的是为了争取飞行员的利益,但是这种极端的方式(每航班有上百乘客),他们并不认同,只能对涉及该事的飞行员表示理解。“在通过合法的途径得不到自己利益时,他们唯一选择的就是极端方式,比如这一次的集体返航事件。”

  他们觉得,在公司的眼中,飞行员依然是他们的“私有财产”,必须牢固把握飞行员的命运,让现在的飞行员像以前服役的军人飞行员一般。事实上,现在航空都民营化了,飞行员也就公开化了。在中国航空飞速发展的今天,航空公司开始以此赚钱,但是飞行员仍然没有市场化。[详细]

  4月2日,东方航空云南分公司召集所有在昆明的飞行员开会。会后,几乎所有的飞行员全部改口,称他们返航是因为天气原因。

  4月3日,东方航空云南分公司一名没有参与返航行动的飞行员称,闭门会上,劳资双方达成了一定的协议,4月3日,东方航空云南分公司调拨了一批现金,发放之前拖欠的住房补贴等各项经费。另外,民航总局关于“参与带头的飞行员最高可能处以终身禁飞”的回应,给了参与返航事件的飞行员巨大压力,因此,他们开始改变初衷,与航空公司保持了一致口径:返航是受天气影响。“这样,飞行员和航空公司领导均可免遭严厉处罚”。

  3月31日,中国东方航空云南分公司14个航班集体返航事件吸引了众多眼球,虽然东航表示是由于天气情况造成的,但是4月2日下午,一位东航的飞行员向新民网透露,“其实这件事情,是飞行员维权的一个无奈之举。”

  据一位东航云南分公司的人员昨日下午向新民网透露,在发生返航事件后,东航云南分公司的飞行人员都收到了一个短信,短信内容大致为:各位乘务员,大家辛苦了,据了解,2月份小时费有关手续已由公司财务部审核完毕,将在近日内发放,请大家注意查收,税收问题,税务部门已经同意延期一个月,在此期间将联合组成调研组到外地调研,然后慎重研究再决定。[详细]

  一些飞行员由于超时飞行,不得不长时间与家人分开,更有甚者半年都难有和家人好好待一天的时间。

  执飞支线航班的飞行员与执飞干线航班的飞行员,两者所花准备时间、过站时间都差不多,但根据现有的规定,计算小时费用却相差很大。而据了解,本次出现“罢飞”的航班大多是飞大理、丽江的支线航班。

  由于飞行员都与航空公司签订的是无期限的合约,因此在辞职上航空公司的索赔大多是400-500万元,更有达到了2000万元的索赔。 目前,东航已承认“返航”一事确有人为因素存在。针对有关飞行员“罢工”示威的猜测,记者采访了曾参加过“好男儿”选秀的东航飞行员沈泱,他表示无论如何,飞行员们应该通过合法的渠道来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 [详细]

  有飞行员表示,和国外同行相比,收入相差几倍甚至10倍。历次纠纷中,总有飞行员抱怨待遇低,而航空公司则强调飞行员待遇已经很高、难以再进行上调。究竟该如何看待当前飞行员的待遇?

  目前飞行员的年薪从十几万到七八十万元不等。这主要取决于飞行员本身的职级及其飞行航线、飞行小时等。

  飞行员从航校毕业后,要经过第二副驾驶、第一副驾驶、正驾驶几道关卡,然后在达到相当技能水平并拥有一定数量的飞行小时后才可以考机长。其次,飞行员收入也受所飞航线的影响。通常执飞国际航线的飞行员收入要高于国内航线,国内航线中,飞干线的收入要略高于飞支线的收入。

  不过,近年来企业对飞行员争夺激烈,各航空公司都在提高飞行员待遇,国有企业还有福利分房等待遇,没有计算在薪金内。 对此,东航的一位管理人员表示,这一方面要考虑到中国的国情及消费水平,另一方面也要看到,我国飞行员多数是由国家或企业出钱培养的,而其他国家很多飞行员是贷款或自己出资参加培训,二者不具可比性。 [详细]

  该事件涉嫌行政违法。成为飞行员,是一项行政许可。民用航空法中明确规定:航空人员应当接受专门训练,经考核合格,取得国务院民用航空主管部门颁发的执照,方可担任其执照载明的工作。涉及该事件的飞行员都从事的是公共客运服务,是属于行政许可法规定的提供公众服务并且直接关系公共利益的职业。显然,如果飞行员“集体返航”事件属实,则违背了行政机关授予其许可的法律目的,是一种行政违法行为,无论是飞行员个人还是得到公共服务许可的航空公司,都应承担相关法律责任。比如,可以依法责令航空公司限期整改。

  再次,根据民用航空法的规定,航空人员玩忽职守,或者违反规章制度,导致发生重大飞行事故,造成严重后果的,分别依照、比照刑法第一百八十七条或者第一百一十四条的规定追究刑事责任。[详细]

  “如果真的是天气原因,那我无话可说。”郑伟透露,在机场所见的一切让乘客对东航的解释渐渐起了疑心。“首先,东航说是天气不好,但我们当天看到,国航、南航、深航的飞机都是正常起降,就单独东航的航班不行。其次,我们在机场等待的时候,看到过一架东航客机降落在丽江机场,没有上下客就又飞走了,机场工作人员答复说‘那是架空机,用来测验飞行降落是否安全的’,理由太牵强。”

  “等待仍是遥遥无期,飞机延误还是‘天气原因’,我不会再听这样的鬼话!”昨天上午,在机场滞留了19个小时的吴女士愤怒难抑,两眼发红,急促地向昆明机场问询处走去。与吴女士一样着急和愤怒的,还有滞留在机场的数百乘客。

  “如果真的是天气原因,那我无话可说。”郑伟透露,在机场所见的一切让乘客对东航的解释渐渐起了疑心。“首先,东航说是天气不好,但我们当天看到,国航、南航、深航的飞机都是正常起降,就单独东航的航班不行。其次,我们在机场等待的时候,看到过一架东航客机降落在丽江机场,没有上下客就又飞走了,机场工作人员答复说‘那是架空机,用来测验飞行降落是否安全的’,理由太牵强。”。 [详细]

  部分被延误的乘客正准备以“商业欺诈”为名对东航提起诉讼。“如果真的是天气原因,那我无话可说。”郑伟透露,在机场所见的一切让乘客对东航的解释渐渐起了疑心。“首先,东航说是天气不好,但我们当天看到,国航、南航、深航的飞机都是正常起降,就单独东航的航班不行。其次,我们在机场等待的时候,看到过一架东航客机降落在丽江机场,没有上下客就又飞走了,机场工作人员答复说‘那是架空机,用来测验飞行降落是否安全的’,理由太牵强。”。 [详细]

  - 2004年7月12日,东航江苏分公司两机长提出辞职,最终法院判决两机长分别支付航空公司赔偿款100万元。

  - 2005年10月23日,江苏公司18位一线机长联名给公司领导写信,要求公司给予解决影响飞行员安心飞行的各种问题。

  纵观此事,公认的导火索是:东航的一些飞行员对薪酬不公现状不满,申诉无效,亮出了“撒手锏”。先不论何等“不公”,又何等“不满”,请问,如此“绑架”乘客的野蛮行为,是否已经突破“游戏规则”的底线?作为极端复杂的准军事化交通运输方式,航空业必须遵守诸多最基本的原则,比如航线必须受塔台控制、起飞前必须进行例行检修、乘客登机前必须接受严格的安检等等。我们常在新闻里看到,某某乘客因不遵守航空规章而被“依法控制”;依照此理,擅自野蛮“劫机”、徒增乘客空难几率、搅乱正常航空秩序的这些飞行员,是否也应受到航空法规的严办呢? 。 [详细]

  飞行员在争取自身利益的同时,不能损害乘客的利益,否则是基本职业道德的缺失。飞行员和航空公司之间,也许有着这样那样的矛盾,但最根本的问题还是飞行员的短缺问题。新闻告诉我们,2004年,各航空公司飞行员总数仅1万多人,刚好能满足当时国内700多架飞机的配备需要。据民航总局预测,到2010年,我国航空运输机将达1250架,需补充6500名飞行员,而我国目前每年培养飞行员的总数只有600名到800名。在飞行员如此供不应求的情况下,他们待价而沽和企图另谋高就,就是必然的了。而且,这也是他们的权利,只要手段合法合理,外人不能说三道四。

  据报道,在返航事件之前,一些飞行员与东航公司已经是矛盾重重,返航事件只不过是矛盾的集中释放。但令人奇怪的是,从矛盾积聚到善后处理,我们始终没有见到航空公司工会的踪影。按道理,飞行员对企业管理有意见,对个人利益有诉求,完全可以通过工会进行博弈,争取权利,实现诉求,不需要导演出集体返航的恶性事件。

  大家都知道,在国外,几乎每一个行业都有自己的工会,劳动者有诉求,一般都由工会出面。这种经过充分博弈、平衡各种利害关系的谈判,既能维护职工的合法权益与诉求,又能维护企业和社会的稳定与和谐。但工会多年来在我们劳资纠纷解决过程中总是作用有限。其实,东航集体返航事件反映的劳资关系本身就是一对博弈,假如工会再不承担起“缓冲阀”的作用,而是听由企业和劳动者无规则较量,无疑,那将是和谐社会的“炸弹”。 [详细]

  4月14日,该案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赔偿金额涉及的“培训费”成为争议焦点。

  2007年5月,在中国东方航空公司云南分公司工作的飞行员郑志宏提出辞职后,被航空公司起诉到法院,索赔600余万元,并要求其3年内不得从事航空运输飞行工作。昆明市官渡区法院审理后作出一审判决:由郑志宏赔偿航空公司130万元违约金并退还7万多元工资;航空公司在判决生效3个月内为他办理技术档案、飞行执照等手续。

  14日,该案上诉双方先后就两个焦点问题进行了法庭辩论。一是技术档案问题。郑志宏认为应立即将技术档案移交至西南管理局。航空公司方面则认为,飞行执照不应当移交,因为一审时郑志宏并未提出这一请求。按照不诉不告的原则,执照手续不应办理。二是赔偿金额问题。航空公司认为,19款雷克萨斯LX570版本详细介绍 现车报价真正本港台开奖现场直播。1999年8月郑志宏由副驾驶成为机长,此前有1529.38个小时的“带飞”时间,应视作培训时间,按飞行成本平均值计算,共产生培训费用约527万元。郑志宏则认为,按规定培训必须在航空模拟器或空载飞机上进行,实际只有300多个小时的培训时间;1529.38个小时自己是在副驾驶的岗位上工作,执行航班飞行任务,公司也给自己发放了工资,应看作工作时间而非培训时间。“有人一辈子都是副驾驶,没成为机长,难道公司培训了他一辈子?”



香港本期开奖结果,2018开奖记录开奖结果,最快香港六和彩开奖结果,香港本期开奖号码,特马开奖结果查询,开奖结果宝典,最快现场开奖结果。